勞動爭議日趨復雜 各方權益依法保障
發布時間:2023-02-12  文章來源:中新網 點擊:3263

  □ 本報記者 周宵鵬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因新業態用工引發的勞動爭議案件增加,勞動關系形態呈現出多樣化,勞動爭議內容也日趨復雜,給法律的理解和適用帶來了諸多挑戰。

  近日,《法治日報》記者從《河北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勞動者權益保護篇)》中選取4個案例,就勞動爭議中出現的一些新問題進行梳理,以期通過以案釋法,引導各方重視勞動者合法權益,構建和諧穩定的勞動關系。

  網絡主播索要賠償

  屬勞動關系被駁回

  王某與某傳媒有限公司簽訂《主播簽約合作協議書》后成為一名網絡主播,約定合同期限為3年,該公司在全球范圍內獨家擔任王某的演藝經紀公司。同時,該協議還就雙方的權利義務、爭議解決方式進行了約定,該公司還為王某繳納了養老保險費。

  隨后,王某向秦皇島市海港區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該公司支付經濟補償金、未簽合同雙倍工資以及加班工資。仲裁委作出裁決,不予支持申請人的仲裁請求。王某不服,將該公司訴至法院。

  海港區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原被告雙方簽訂的《主播簽約合作協議書》約定了合同期限、工作內容、工作時間、權利義務等內容,符合勞動合同法規定的勞動合同應當具備的主要條款,同時參照被告為原告繳納了養老保險費等情況,雙方的關系符合勞動關系特征,故對原告以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為由要求雙倍工資賠償的訴請不予支持。原告未提交用人單位存在應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金情形的其他證據,亦未提供相關能證明其加班事實的證據,據此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該案承辦法官表示,網絡直播行業作為新興業態的代表,其更靈活的空間、更廣闊的平臺、更自由的時間,使得網絡主播成為很多人的職業選擇。本案中,原被告之間簽訂的《主播簽約合作協議書》從形式上看為“合作協議”,但分析協議內容,其對原告的工作時長、工作內容、工作地點均進行了規定,并約定了保底工資,符合勞動合同法對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時應包括的主要條款之規定。因此,本案中雙方簽訂的《主播簽約合作協議書》實質系勞動合同書性質。

  法官提醒,如果將網絡主播作為自己的職業選擇,在面對經紀傳媒公司的“簽約”邀請時,應在充分理解雙方簽訂的合同條款內容后作出選擇,避免使自己處于不利地位。經紀傳媒公司也應全面履行合同義務,各方共促“網紅經濟”有序快速發展。

  員工被騙造成損失

  單位追償仲裁前置

  邢某某于2021年4月入職河北某農業公司,從事公司日常記賬工作,雙方未簽訂勞動合同。公司財務總監因工作需要,將公司賬戶的賬號、密碼告知邢某某,且事后并未修改密碼。同年6月29日,邢某某遭受網絡詐騙致使公司損失268000元,事后向公安機關報警。

  2021年7月,河北某農業公司以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由向張家口市沽源縣人民法院起訴,要求邢某某賠償公司財產損失。

  法院認為,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即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本案中邢某某入職時間尚短、未簽訂勞動合同,并不影響其勞動關系的認定。而勞動者在履職過程中,因重大過錯遭受網絡詐騙,造成用人單位財產損失,用人單位主張賠償的,應先申請勞動仲裁。據此,法院裁定駁回原告河北某農業公司的起訴,如果對勞動仲裁裁決不服,可另行起訴。

  該案承辦法官介紹,勞動者在履職過程中被騙,給用人單位造成財產損失,用人單位要求經濟賠償的,屬于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履行勞動合同發生的爭議。本案中,盡管原被告之間未簽訂勞動合同,但被告在原告公司工作,接受原告公司管理,從事原告公司安排的勞動,原告公司對邢某某構成實際用工,本案屬于勞動者在履行職務過程中導致的用人單位財產損失。該糾紛雖然與勞動報酬給付、勞動合同解除等典型意義上的勞動爭議不同,但基于原被告之間存在勞動關系,損害的事實源于邢某某履行職務行為,且發生于勞動關系存續期間內,本案適用勞動爭議仲裁前置,更有利于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未報方案先行裁員

  解約違法應予賠償

  2003年12月,王某某入職某墻紙公司,從事壓花工段操作工崗位。2013年12月,雙方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2018年4月,王某某非因工負傷開始病休。此后,某墻紙公司一直給王某某發放疾病救濟費及病假工資至2020年7月。

  2020年6月,某墻紙公司召開全體職工大會,宣布公司董事會裁員決議及經營狀況通報、解除勞動合同補償方案。同年7月,該公司向王某某發出勞動合同解除通知,并向其出具解除(終止)勞動合同證明書。王某某隨后向保定市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裁決顯示,該公司在召開全體職工大會后并未將裁員方案報告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王某某據此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該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賠償金及補償金等。

  該案經過二審,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最終維持原判,即判決某墻紙公司給付王某某賠償金127217.8元。兩審法院均認為,該案中,某墻紙公司于2018年、2019年連續虧損,雖召開了全體職工大會,但其裁員方案并未向勞動行政部門報告,其與王某某解除合同違反法律規定,應當按照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王某某支付賠償金。鑒于某墻紙公司裁員前王某某處于請假狀態,未全額發放工資,其工資標準應以其病休前正常工作期間的月平均工資計算。

  二審法官表示,企業因運營出現問題一次性辭退部分員工,本是勞動合同法經濟性裁員條款的初衷,經濟性裁員的前置程序對于保障勞動者免受不公正解雇、促進勞資雙方通過自我協調化解勞資糾紛具備不可或缺的作用。即便用人單位存在符合經濟性裁員的硬性條件,也應向勞動行政部門報告裁員方案,未進行報告就實施的裁員行為,應認定用人單位解除勞動合同的行為違反法律規定,應向勞動者支付賠償金。

  過錯致損事后離職

  拖欠工資仍應支付

  2019年6月,尹某某入職某家具公司,從事設計工作。在隨后的工作中,由于尹某某設計失誤,給公司造成一定經濟損失。事情發生后,尹某某主動提出與公司解除勞動關系,并于2019年9月17日離職。截至離職時,某家具公司尚拖欠尹某某工資39149.5元未予支付。

  為討要工資,尹某某申請仲裁。2019年12月,廊坊市香河縣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委員會作出仲裁裁決,判令某家具公司支付尹某某工資39149元。某家具公司不服仲裁裁決,認為尹某某給公司造成損失,不應再向其支付工資,遂向法院起訴。

  香河縣人民法院一審認為,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勞動合同約定和國家規定,向勞動者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自被告尹某某入職至2019年9月17日離職,原告某家具公司共計拖欠其工資39149.5元未支付。因被告設計工作失誤給原告造成的損失,與本案不屬于同一法律關系,故本案不予解決。一審法院判決原告支付被告工資39149元,于判決生效后五日內履行。原告某家具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該案一審承辦法官表示,勞動者享有取得勞動報酬的權利,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如果因勞動者本人原因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用人單位可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但用人單位不能因勞動者過錯而拒付工資報酬。

  勞動合同法相關規定

  第十條 建立勞動關系,應當訂立書面勞動合同。

  第三十條 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勞動合同約定和國家規定,向勞動者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

  用人單位拖欠或者未足額支付勞動報酬的,勞動者可以依法向當地人民法院申請支付令,人民法院應當依法發出支付令。

  第四十一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需要裁減人員二十人以上或者裁減不足二十人但占企業職工總數百分之十以上的,用人單位提前三十日向工會或者全體職工說明情況,聽取工會或者職工的意見后,裁減人員方案經向勞動行政部門報告,可以裁減人員:

  (一)依照企業破產法規定進行重整的;

  (二)生產經營發生嚴重困難的;

  (三)企業轉產、重大技術革新或者經營方式調整,經變更勞動合同后,仍需裁減人員的;

  (四)其他因勞動合同訂立時所依據的客觀經濟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的。

  老胡點評

  近年來,隨著網絡直播等新就業模式的興起,與之相伴而生的新型勞動爭議也不斷增多,如何切實保障新模式就業人員的正當權益,在紓解企業困境的情況下兼顧職工合法權益保護,亟待引起社會和職能部門的關注。

  首先,應當依據當前就業市場的新變化,進一步修訂完善并不斷細化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使之能夠更好地維護新業態就業人員的正當權益。其次,司法部門和勞動部門應當進一步強化協作配合、加大辦案力度,通過審判、仲裁等法律形式,著力化解新業態就業人員勞動爭議,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司法、仲裁人員還應當善于透過現象看本質,根據用工實際情況來準確認定、判斷企業和勞動者的關系。對于那些一時遇到困難的企業,應當加強教育引導,提振其發展信心,并鼓勵勞資雙方攜手同行,在法治軌道上團結奮斗,共同為構建更加和諧勞動關系而努力。

  胡勇  

【編輯:卞立群】
91综合娱乐色男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