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蘭被曝海外欠債9.8億 境外家族信托被擊穿
發布時間:2023-03-21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網 點擊:414
  65歲的俏江南創始人張蘭,最近有些不太順。
  
  先是她的“麻六記”酸辣粉被中國食品安全報3·15特別報道組直接點名批評含有20余種添加劑,其中的硫酸鋁銨過量攝入容易引起老年癡呆、智力下降等情況。接著,張蘭近日又被曝在國外欠債金額巨大,其名下的豪宅也將被執行。
  
  據上海證券報19日報道,美國聯邦地區法院近日公布的判決書,張蘭仍拖欠CVC基金1.4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8億元)及其利息。張蘭海外家族信托被擊穿,其用家族信托基金購入的一套紐約公寓也即將被執行還款,相關消息引發熱議。
  
  消息一經傳出,家族信托的資產保護功能也受到質疑。境外家族信托為什么被擊穿?境內家族信托是否也存在被擊穿的可能?家族信托用于資產保護究竟靠不靠譜?
  
  值得注意的是,九派財經3月19日晚報道,張蘭回應海外欠債9.8億時稱,她被資本算計,沒欠任何人,在其自傳中對該糾紛有描述。
  
  事件回顧:張蘭家族信托被擊穿始末
  
  據悉,除了獲取出手紐約公寓的資金,CVC為追討欠款還盯上了張蘭的家族信托。
  
  所謂家族信托,根據《關于規范信托公司信托業務分類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單一自然人委托,或者接受單一自然人及其親屬共同委托,以家庭財富的保護、傳承和管理為主要信托目的,提供財產規劃、風險隔離、資產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業等定制化事務管理和金融服務。家族信托實收信托應當不低于1000萬元。受益人應當為委托人或者其親屬,以及慈善信托或者慈善組織,但委托人不得為唯一受益人。
  
  根據新加坡高等法院2022年11月2日公布的判決,法院同意張蘭的債權人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ited(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提出的向張蘭設立的家族信托項下銀行賬戶任命接管人的申請。
  
  值得注意的是,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實際上是歐洲私募股權公司CVC此前為了收購俏江南成立的。
  
  同時,法院在上述判決中明確了張蘭所設立家族信托項下資金的實際權利人為張蘭,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ited作為張蘭的債權人有權對該等資金進行追索。
  
  根據新加坡高等法院公布的判決書,Success Elegant Trust是張蘭為兒子汪小菲及其子女的利益而設立的家族信托,信托聲明日期為2014年6月3日。
  
  為了設立該家族信托,張蘭于2014年1月2日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成立了Success Elegant Trading Limited(以下簡稱“SETL”),并是其唯一股東和唯一董事。
  
  SETL公司在瑞士信貸和德意志銀行分別開立了銀行賬戶(以下統稱“兩個銀行賬戶”),隨后張蘭將資金陸續轉移至兩個銀行賬戶中。
  
  2022年11月2日,新加坡高等法院公布判決,法官認定,盡管兩個銀行賬戶以SETL公司的名義存在,但張蘭保留了其中資金的實益所有權,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ited作為張蘭的債權人有權對該等資金進行追索。
  
  另據九派財經報道,3月18日記者注意到,張蘭在直播中手舉自家品牌涼面,回應粉絲的刷屏提問稱,欠債是被資本算計,“我沒有算計別人,所以不丟人。這說明我做的好,豬養肥了、狼就來了。是CVC基金欠我的,我沒欠任何人,怎么會向黑惡勢力低頭。”
  
  在回應中,張蘭還不忘為其出版的自傳帶貨,稱其與CVC基金的糾紛在書中有清晰描述,具體情況不在直播間中談論。
  
  問題一:家族信托為何被擊穿?
  
  根據新加坡高等法院的判決書,法官認定張蘭為家族信托項下資金的實際權利人,主要基于以下理由:
  
  第一,在家族信托成立之后,張蘭仍可自由地從銀行賬戶為自己轉賬。2014年11月26日,張蘭還動用信托項下銀行賬戶的資金購買了紐約的一套公寓。
  
  第二,在接到中國香港凍結令通知和新加坡凍結令之前,張蘭急于轉出家族信托項下資金。
  
  第三,張蘭的代理人在向家族信托項下資金所在銀行發送的郵件中明確提到,家族信托項下有關銀行賬戶為張蘭所有。
  
  據此,新加坡高等法院認為,雖然有關資金在家族信托名下,但張蘭為該等資金的實際權利人,張蘭設立該家族信托的目的在于規避債權人對其名下財產的執行或索賠。
  
  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官網發文稱,縱觀法院該判決書的論述過程,家族信托是否會被法院擊穿的核心在于家族信托項下財產的實際權利人是否為委托人,而這個問題本質上其實是對家族信托效力的判斷。
  
  對于一個有效設立的家族信托,其應當具備資產隔離的功能,即委托人通過家族信托將其財產轉為信托財產后,信托財產將獨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及受益人各自的固有財產。因此,即便委托人或受托人或受益人自身出現償債不能的情況,信托財產也不屬于其責任財產,債權人無權申請法院直接對信托財產采取財產保全措施或其他執行措施。 反之,如果家族信托存在無效或被依法撤銷等情形,自然也不應當存在相應的信托財產,即該家族信托項下財產本質上仍屬于委托人的個人財產,委托人的債權人有權申請法院對該等財產采取相應的財產保全及執行措施,因而無法發揮家族信托的資產隔離功能。
  
  北京煒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張強在接受每經記者微信采訪時也表示,此家族信托項下財產的實際權利人為委托人,而非托管人,其實質上并不算家族信托。“有效的具備資產隔離功能的家族信托,在委托人將其財產轉為信托財產后,信托財產將獨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及受益人各自的固有財產。”
  
  每經記者采訪了大成律師事務所家族辦公室法律中心執行主任王旭律師(TEP),他認為,應當從兩個層面來看待信托被擊穿的問題。
  
  法律設計層面,當委托人在信托契約或信托架構上保留了對信托財產的過多控制權,且權利保留導致信托財產能夠被委托人自由支配,信托被“擊穿”的可能性則會明顯增加。
  
  實踐操作層面,即使家族信托的委托人在表面上沒有保留過多權利,但如果委托人的所有指示,受托人都“不假思索”地嚴格執行,這種情況就可能屬于實質虛假信托,其資產保護功能也會受到影響。
  
  “這個信托可能在兩個層面均存在問題。從法律設計層面來看,她在SETL公司中擔任董事、擁有支配公司財產的權利、其信托契約的設計或許也存在較多權利保留因素。實踐操作層面,她為SETL銀行賬戶的簽字人,曾動用信托項下資金購置房產,且信托運行過程中,其律師還向銀行發出郵件,聲明該賬戶由張蘭維護。從公開信息來看,該家族信托無論從法律層面,還是實踐操作層面都存在一定問題,具備可被擊穿的‘基因’。”王旭如是說。
  
  問題二:境內家族信托會被擊穿嗎?
  
  境外家族信托被擊穿,不禁讓高凈值人士擔憂:境內家族信托是否也有資產隔離失效的可能?
  
  王旭認為,被擊穿意味著債權人可以強制執行信托資產。“境內家族信托也可能被擊穿,但相對于境外家族信托而言難度更大。”
  
  談及原因,他告訴每經記者,這和境內外信托的法律規則差異、立法基因有關。首先,境內外的法律規則存在差異,境外的信托規則經歷了長期的演變,對委托人的權利保留、虛假(sham)信托、虛幻(illusory)信托等問題存在明確的法律規定。相比之下,在境內想要擊穿一個家族信托,則沒有充足的規則可供援引。
  
  此外,境外信托與境內信托的立法基因也不同,境內信托對家族信托委托人保留權利的態度更加開放,甚至在立法中明確規定了委托人所享有的強制性權利。
  
  “但這并不意味著境內的家族信托不可能被擊穿。”王旭補充,這個家族信托架構放在境內,也有被擊穿的可能性。雖然境內法律規則尚未明確規定權利保留對信托的影響,且明確規定了除特殊情況外,信托財產不得被強制執行,但在實質操作層面,如果委托人保留了對信托資產的無限控制權,法院也可能認定委托人對信托資產的支配與其對普通銀行資產的支配權限一致,進而采取間接執行措施,要求委托人行使自己的權利將信托資產轉移至其本人名下,并用于償還債務。“雖然間接執行的情況在境內尚未出現,但我們不能忽視這種潛在的可能性。”
  
  王旭進一步強調,諸多信托都存在這樣的共性,即委托人對信托的無限控制權影響了信托的資產保護功能。“一般而言,對信托資產投資的控制權不會對其資產保護功能造成太大影響。但如果控制權體現在信托財產分配層面,比如委托人可以決定信托財產分配給誰,分配多少等,就很容易影響它的資產保護功能。
  
  問題三:如何正確設立家族信托?
  
  王旭認為,首先需要從家族信托的本質出發理解問題。家族信托的本質可以從法律本質和目的本質上進行定性。
  
  家族信托的法律本質是,委托人將資產轉入信托,由受托人持有、管理、分配信托資產,受益人從信托資產中獲益并監督受托人。
  
  家族信托的本質目的在于家族財富的持有、保護和傳承,而非逃避債務、規避納稅義務、隱匿非法所得。“家族信托的法律本質要求信托設立后信托財產的所有權轉移到受托人名下,委托人不能無節制地支配信托財產;家族信托的目的本質則決定了家族信托不能用于非法避債。”
  
  “家族信托的資產保護功能具有社會屬性,是鼓勵高凈值人士財富創造的工具,因為有這樣的資產保護工具存在,他們才能免去后顧之憂,更大膽地進行財富再創造。”王旭坦言。
  
  同時他也提到,家族信托雖然是資產保護工具,但資產保護的目的必須合法,不能單純使用家族信托規避已有債務。“比如企業家在自己經營狀況良好且不具備重大債務風險之時,使用自己名下一半的資產設立家族信托,并對信托機制進行了合理的資產保護設計,假設未來產生經營風險,企業家出現了資不抵債的情況,放到信托的一半資產則可以免受影響。相比之下,如果企業家在即將面臨可以預見的重大債務風險,或者已經處于資不抵債的狀態時,仍把個人名下的資金轉移至信托里企圖規避償債責任,則屬于非法避債行為。以非法避債目的而設立的家族信托,不論如何設計,也并不具備資產保護效果。”
  
  透過此次家族信托擊穿事件,王旭認為,中國高凈值人士應當正確理解家族信托的資產保護功能。
  
  第一,并非所有的信托目的都可以享受家族信托的資產保護功能。比如非法避債、轉移夫妻共同財產、隱匿非法所得資產等企圖損害他人利益的目的是不被允許的。
  
  第二,大多數情況下,保留對信托分配的控制權與信托的資產保護功能存在此消彼長的關系,高凈值人士需要衡量兩者的重要性,找到信托設計的平衡點。
  
  第三,不同的家族信托法律文件以及法律機制設計會產生不同的資產保護效果,這意味著家族信托的定制化設計十分關鍵,應當依據家族情況和需求對信托文件和法律機制進行針對性設計和調整。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宋欽章
  
  編輯:陳星
91综合娱乐色男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