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貼引爭議 汽車降價潮中有多少“水分”
發布時間:2023-03-23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網 點擊:272
  2023年的汽車降價潮,比以往來的要更早、更猛,同時也更有爭議一些。
  
  “雪鐵龍C6、C3-XR限時直享:湖北政企綜合補貼至高9萬元”“新車買一送一”……自從3月初,湖北省聯合車企推出新車補貼以來,一場規??涨暗钠?ldquo;降價潮”幾乎席卷了全國的所有汽車品牌。
  
  令人眼花繚亂的促銷宣傳有無水分?消費者是否迎來了最佳買車時機?如此補貼究竟能對刺激汽車消費產生多少拉動作用?“降價潮”后車企應該如何應變?近日,記者走訪了湖北武漢的部分汽車4S店,試圖探尋這些問題的答案。
  
  補貼規則不明,“真香”背后藏風險
  
  “雪鐵龍C6已經沒有現車了,您現在想要的話只能交訂金排隊,我們給您從其他省調車過來。”在武漢精華東風雪鐵龍4S店門口,一名工作人員正忙著回復前來看車的消費者?;蛟S是來咨詢的人太多,這家4S店索性將十來輛展車擺到店外,還有穿著神龍汽車工作服的主機廠人員在現場臨時充當銷售員。
  
  “從外省調來的雪鐵龍C6,是2021年6月至12月生產的庫存車。但您不用擔心,機油機濾等我們都會換好。”當記者詢問,這些庫存車會不會無法滿足最新排放法規時,該工作人員表示,從保險到上牌4S店都會幫忙搞定,不用擔心排放合規等問題。
  
  記者在現場了解到,東風雪鐵龍、東風標致參與此次補貼的僅限于在武漢生產的車型。雪鐵龍凡爾賽、標致5008等在神龍汽車成都工廠生產的車型,雖然是同一個品牌,也不能享受任何補貼。
  
  此外,如果要在武漢享受此次補貼,購車人戶籍必須在湖北省,或滿足一定的社保繳納期限,同時新車必須上武漢市的車牌。
  
  記者隨后走訪了寶馬、奔馳、沃爾沃、一汽豐田等品牌在武漢的4S店,發現這一輪補貼的具體標準尚不清楚。補貼額度與車型大小、排量沒有明顯關系。
  
  “現在武漢的沃爾沃新車,基本就是全國最低價。”武漢一家豪華車品牌4S店的銷售員告訴記者,此次補貼截止到3月底,政府究竟能給到多大幅度的補貼,可能是看廠商自己的談判結果。
  
  不過,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接到會員的反映稱,武漢的本次補貼活動主要針對東風風神、東風標致、東風雪鐵龍等在當地生產的品牌,優惠金額從5000元至9萬元不等。
  
  除了補貼標準不夠清晰,補貼方式也暗藏水分。
  
  以號稱“綜合補貼直降9萬元”的雪鐵龍C6 1.8T舒適版為例,消費者需要先交齊248988元的全款(含新車價格226800元、購置稅16088元、交車費600元和保險5500元)。所有購車手續都辦完后,廠商再將9萬元的“綜合補貼”退還至消費者賬戶。
  
  這意味著,所謂的“直降9萬元”是按廠商指導價原價購買,再給消費者補貼。實際上,由于近年來汽車消費市場競爭愈發激烈,幾乎不會有新車以廠商指導價售賣,經銷商一般都會根據一款新車的暢銷程度和市場情況實時調整售價。
  
  記者從北京、重慶等地的經銷商處了解到,在此次“降價潮”來臨之前,雪鐵龍C6舒適版的售價一般在16萬-18萬元,個別地區還降到了約14萬元,早就比22.68萬元的廠商指導價低了不少。也就是說,這次引發眾多網友熱議的“9萬元綜合補貼”,究竟是不是如4S店所說的那么“機會難得”,可能還要打上一個問號。
  
  此外,由于是按18.18萬元的開票價來計算,消費者實際上需要支付更多的購置稅和保險。
  
  “無論是看上去令人跌破眼鏡的‘巨幅綜合優惠’,還是令人血脈僨張的‘指導價直降’,消費者都要冷靜看待,因為你實際享受到的優惠可能與廠商所宣傳的并不完全一致。”獨立汽車評論員白德表示,廠商讓利、刺激汽車消費本應是好事,但由于汽車銷售規則較為復雜,經銷商報價五花八門,因此還是需要審慎對待汽車降價。
  
  “坦白說,4S店修改價格的行為往往比較隱蔽,如果不是消費者有意識地對同一件商品進行持續跟蹤,往往很難發現價格的變化。”他提醒說,一方面,消費者應擦亮眼睛,對綜合指導價原價、稅費、養車成本等好好算一算;另一方面,汽車企業和汽車經銷商應恪守誠信經營的原則,不要像前些年某些電商平臺那樣玩“先漲價后降價”的把戲,向消費者夸大降價幅度。
  
  白德提醒說,價格法等相關法律早已明確規定:經營者不得利用虛假的或者使人誤解的價格手段,誘騙消費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與其進行交易。
  
  “指名道姓的補貼”效果存疑
  
  “一般來說,鼓勵汽車消費有發放消費券、減稅降稅等常見手段,像這樣突然推出一個規則不清晰的補貼政策,既不常見,效果也很難講。”艾蘭里奧咨詢合伙人李子良認為,與車企自發進行價格調節不同,3月湖北武漢刮起的“補貼+降價”模式必然會引發爭議。
  
  他提醒稱,一方面,對于企業來說,過度使用降價噱頭會消耗用戶的信任度,也絕不能幻想只靠打“價格戰”來掌握戰略主動權;另一方面,選擇性地補貼本地車企,則不利于行業健康發展和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
  
  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統計,3月1日-3月12日,乘用車市場零售量為41.4萬輛,同比去年下降17%,較上月同期下降11%。今年以來,全國累計零售乘用車309.4萬輛,同比去年下降19%。還有市場調研顯示,除武漢外,全國各地4S店到店客流量大幅增長,成交量卻顯著下降,部分消費者開始持幣待購,等待幅度更大的降價補貼政策。
  
  “一旦消費者到店實際了解后,發現并沒有額外的折扣,可能會比較失望,甚至出現持幣待購的現象。”有業內專家認為,往年車企進行價格戰大多數會集中在3-4月,在新車集中上市前進行集中促銷,但今年這樣的局面十分罕見。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會長助理王都認為,只對本地生產的汽車品牌補貼有失公允。“這種選擇性的做法有明顯的地方保護色彩,對非本地生產的汽車品牌不公平,如果任其發展,將對汽車產業的可持續健康發展造成極大損害。”
  
  3月20日,“成都發布”的消息顯示,成都龍泉驛區推出“產銷聯動”汽車消費活動,將發放總金額為1億元的補貼,單車累計補貼最高達15萬元。值得注意的是,該補貼的適用對象為“在成都市生產經營的整車制造企業申報通過的車型”。
  
  “近期各地方政府陸續出臺促銷政策。如果都效仿武漢,只對所在地生產的汽車品牌進行補貼,這勢必造成汽車市場的分割和市場秩序的混亂,有悖于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精神。”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專門發文呼吁說,補貼行為不應有任何選擇性或針對性,而應從汽車市場可持續發展角度出發,出臺普惠性汽車消費補貼政策,讓利消費者。
  
  降價潮之后會不會是淘汰潮
  
  如果說湖北武漢是此次降價潮中的“風暴眼”,那么東風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風公司”)無疑是此次綜合補貼的“最大受益人”。
  
  統計數據顯示,東風公司年銷量已連續6年下滑,由2016年巔峰的427.67萬輛,降至2022年的246.45萬輛,降幅超過42%。
  
  今年1-2月,東風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東風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控股子公司,下轄東風乘用車、神龍汽車等主要乘用車企業)累計銷量為262285輛,同比下降48.48%。因此有分析認為,此次大補貼和降價潮是東風公司翹首以盼的“及時雨”。
  
  但在李子良看來,就算這次補貼效果顯著,相關企業也需要認真檢討過去的戰略決策和經營思路。
  
  他認為,過去10年,中國汽車市場的關鍵詞是“強化自主品牌”和“推動新能源汽車”,凡是在這兩個領域有所進展的中國車企,基本都已步入發展快車道。“例如中國一汽借振興紅旗品牌,成功打造了民族品牌汽車高端化的范本。再比如比亞迪,這兩年借助新能源汽車的持續熱銷一路向上,無論銷量還是市值都連創新高。”
  
  他向記者直言,相比之下,東風公司卻沒能趕上電動化和自主品牌向上的“東風”。尤其是法系車在電動化、智能化領域投入不足,在中國市場競爭力下降的背景下,神龍汽車等合資企業發展陷入了困境。
  
  “補貼也好,降價也罷,只能解一時燃眉之急,絕不是長久之計。”白德認為,新車突然大幅降價會對品牌造成傷害,為未來發展埋下隱患。
  
  一方面,這會造成二手車價格大幅“跳水”,嚴重損害老車主的利益和市場信心,“價格一旦被打下去,就很難回到原來的水平”;另一方面,汽車產業鏈十分漫長,無論是零部件企業、經銷商,還是整車企業都需要合理的盈利空間。
  
  白德表示,如果頻頻因為市場外的干預行為而使銷量劇烈波動,上下游企業也很難配合整車企業進行生產調節。“上下游企業總不能一補貼就多招人,一恢復原價就裁員。”
  
  李子良分析說,如果新車“降價潮”慘烈到讓一些車企無法正常盈利,那么汽車市場的淘汰賽會加速進行,那些既沒有技術優勢,也無法應付價格戰的弱勢品牌可能難逃厄運。“該來的總會來,越是在價格戰中刺刀見紅的時候,市場越容納不了弱勢品牌。”
  
  來源:中國青年報
  
  記者:許亞杰
91综合娱乐色男人视频